《重生:农家福女巧当家》小说最新章节目录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农家福女巧当家

小说:种田

作者:多肉葡萄奶盖

简介:前世受丈夫家暴父母重男轻女,从未受过公平待遇,这一世她要斗智斗勇,种田置产,争做当家人,为自己而活。

角色:

重生:农家福女巧当家

《重生:农家福女巧当家》第1章 重生了免费阅读

耳边传来女人撕心裂肺的哭声伴随着叫骂声,锦年觉得头痛欲裂身子动弹不得。

她记得刚刚好像下雨了,丈夫沈靳喝了好多酒,紧接着就是预料之中的一顿毒打,就在她以为自己要被打死了的时候。

她的意识便来到了这里,现在她只能听到声音身子却动弹不得。

“张氏我们老赵家那点对不住你了,连个带把的都生不出来,生个丫头片子摔一跤娇气成那样。”婆婆王氏尖着嗓子吼着。

“娘说的对又不是啥大小姐,我看八成就是不想干活装病,二哥也不管管二嫂。”老三媳妇孙氏帮衬到。

赵福江抬头看看床上昏迷了两天的闺女和床边眼睛肿得老高,憔悴不堪的媳妇,再看看周围这事不关己,冷眼旁观的一群骨肉血亲。

他张了张嘴想说点什么,最后还是低下了头硬生生的把到了嘴边又咽了下去。

只有那紧皱的眉头和攥的淄淄作响拳头似乎在诉说着什么,刻在骨子里的孝道时时刻刻在提醒他他不能忤逆长辈。

老三赵福河轻扯了下媳妇孙氏衣角示意她不要说了,孙氏没有理会反而一把打开了赵福江的手。

“扯我干啥。”孙氏故意拉高声调一面不忘狠狠的挖了赵福河一眼。

“她三婶举头三尺有青天,锦年可是跟你家锦玉一起出去的,锦玉好生生的回来了锦年却昏迷不醒,我没说过锦玉一句不是,你却在这糟蹋我们锦年,你安的什么心啊。”张氏一改的逆来顺受,沙哑着嗓子吼道。

孙氏听了这话撸起袖子一副泼妇骂街的架势。

“你家锦年摔了跟我家锦玉有啥关系,你可别诬陷我们家锦玉,我们锦玉将来可是要嫁到大户人家做少奶奶的。”

上房外一个身材姣好的少女身着立领缎面长衣,一双手紧张的搅动着手里的手绢,好看的杏眼氤氲着一层水汽,贝齿轻咬着嘴唇,耳朵贴着屋门认真的听着屋里的对话。

张氏已经没有力气争吵只是继续低声啜泣着,心疼的望着自己唯一的闺女。

见张氏还在哭,王氏斥责道,“今天轮到老二媳妇做饭了,全家人要为了个丫头片子一起饿死不成。”

赵福河小心翼翼的开了口:“要不今天我们家替二哥家做饭,等过几天锦年的病好了再让二哥家做饭。”

“当好人可别稍上我,要做饭你做我可不做。”老三媳妇孙氏紧接着话茬把老三的话顶了回去。

赵福河表情有些窘迫的挠了挠头。

“媳妇我哪会做饭啊。”

“行了,都别吵了。”苍老又威严的声音响起,屋内瞬间安静了,一直靠在炕边上似睡非睡赵老爷子终于开了口。

“今天就先老三家做饭吧,你二哥家就这一个孩子多体谅体谅兄弟,多做点活儿累不死。”

老爷子语气有些强硬,孙氏也不敢顶撞,不情不愿的被赵福河拉出了上房。

一出门就撞见了在门外偷听的赵锦玉。

赵锦玉被忽然出现的爹娘吓的慌了神,脚一软差点摔倒。

“娘锦年妹子咋样了还能醒过来吗?”

孙氏上前扶住没站稳的闺女,叹了口气。

“锦年那丫头怕是不成了,你在这门口站着干啥,回屋呆着去。”

来到厨房孙氏狠狠掐了赵福河胳膊两下。

“瞅瞅你那没出息的样,老爷子偏袒他大伯家也就算了,现在就连儿子都生不出来的也偏袒上了,全家就你数最窝囊不受待见。”

赵福河揉着吃痛的胳膊,一脸讨好。

“媳妇你小点声,叫二哥听到了不好。”

“真是笑掉大牙了,他生不出儿子还不让人说了,你搁这杵着干啥抱捆柴火过来烧火。”

赵福河马上换上一脸堆笑的表情。

“好的媳妇儿我马上去。”

上房里赵老爷子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猛吸了一口旱烟。

老二老二媳妇你们也别太担心,如果年丫头明天还不醒咱们就请个郎中来给她瞧瞧。”

听到这话,王氏一脸不情愿。

“当家的咱家啥情况你不知道啊,今年地里的粮还没收,家里也没多少余粮了哪来的闲钱给一个丫头片子请大夫”

赵老爷子沉默了片刻。

手里的旱烟袋子拿起又放下。

“明天把村东头那块地里的玉米收了换钱给年丫头看病。”

“老头子你疯了,那块玉米地还没长成最少还得半个月以后才能收,现在收最少要损失一半收成,咱家明年的日子要咋过啊。”

“那就明天托人去镇上福海那拿些钱,等收了粮再把钱还给他。”

“当家的福海在镇上谋生活不容易,他本来就住着他老丈人的房子整天受媳妇气,咱去问他要钱,这不是给他添堵吗?”

几个子女中王氏对大儿子江福海最是偏爱,舍不得花大儿子一个铜板还经常给大儿子塞钱。

渐渐的锦年觉得自己的身体能动了,她缓缓的睁开了双眼。

头顶本应是天花板现在却变成了木质结构的大梁,床也不似平时那般柔软,感觉硬邦邦的,倒像是小时候在老家睡过的土炕。

周围的家具也都是木制的显得有些陈旧里面却没有一件电器。

年儿你醒了,你看看娘,只见一个泪眼婆娑的瘦弱女人趴在她身边。

这人身上穿着打着补丁的直领麻布长袍,头发简单的用一根木簪子挽起,不停的呼唤着她的名字,不知为何锦年听到这陌生的声音感觉却是无比的心安。

锦年本想坐起来可稍稍一用力铺天盖地的晕眩感晃的她又闭上了眼睛再次陷入昏迷。

大量陌生的记忆涌现在了她的脑海中。

这里是东莱国田字二十六年,涉及到知识盲区的锦年猜测这里可能是历史上某个年代分裂出来的不知名小国。

记忆的主人名叫赵锦年,今年十二岁。

这家人姓赵,住在坪岭村,村子不大一共三十几户人家,村里大多数人家都姓赵,赵锦年家位于村子最东头,也就是村子最里面,旁边就是田地和大山。

当家老爷子赵仲礼是个读书人,年轻时考上了秀才,在周围几个村里也算是数一数二的文化人。

赵家一共四个孩子三个儿子一个小闺女都已成家,分别老大赵福海,老二赵福江,老三赵福河以及小闺女赵福溪。

小闺女两年前嫁到了隔壁清河镇,大儿子也在半年前在清河镇找了个酒楼账房的营生也举家搬到了清河镇。

大房赵福海和三房赵福河各一儿一女,分别是大房的赵德昌,赵锦心,三房的赵锦玉,赵德军。小闺女赵福溪虽然刚出嫁没几年也有一个儿子名叫宋继阳。

只有老二赵福江也就是她爹只有她一个闺女因此他们二房在家里的话语权很低。

再次醒来锦年是被屋外的蝉鸣声吵醒的,这次的房间和上次醒来看见的有所不同,房间小了一些,屋内陈设更简单一些。

看来自己不是在做梦,是真的是重生到赵锦年身上了。

锦年对前世已经没什么留恋的人,娘家重男轻女父母从小就只疼爱弟弟,有没有她都一样,老公常年家暴还让锦年小产过一个孩子,所以既来之,则安之,一切都是命中注定。

“年儿你醒了,你可吓死娘了,头还疼吗?”张氏关切的询问女儿,眼里虽然布满了血丝却也满是关切。

进来的女人正是那天趴在她床边哭的人,也就是赵锦年的娘,依旧是一身粗布麻衣长袍,五官长的很标致,很瘦个子却不算矮,记忆里她对赵锦年很好。

锦年摸了摸还略微有些胀痛的后脑勺

“娘我没事了。”锦年有些虚弱的道。

张氏还是一脸担忧“你在这躺着娘给你弄些吃的。”

张氏走后见四下无人锦年便起身向屋外走去,也不知道自己是昏迷了多久锦年觉得腿使不上力脚下有些软,走路像在踩棉花。

打开门一股异常清新的空气扑面而来,空气里还散发着泥土和青草的气息,阳光温暖又明媚紧紧的包裹住。

今后她会以赵锦年的身份好好活下去。

                           

原创文章,作者:多肉葡萄奶盖,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tjpku.com/read/45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