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山》小说最新章节目录王乾,于江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破山

小说:都市修真

作者:木鱼传说

简介:诸子百家,对华夏国产生着及其深远的影响。百花齐放,盛世绚烂!但,在他们光鲜亮丽的文化学术背后,隐藏着这样一群人。他们通阴阳,略轮回,知纵横,擅医药,如传说般存在。强大,神秘,令人心驰神往。这群人,被称为“百家斗者”!他们默默地为自己的派别战斗着,付出着,坚守着,支撑着。直到今天,“百家斗者”仍旧存在于我们身边。

角色:王乾,于江

破山

《破山》第1章 玄山坠免费阅读

华夏国,鞍长市,小雨。

细雨丝丝落下,带给整个城市难得的清凉。

诺大的庄园,斑驳破败,带着被人洗劫过的痕迹。

青年蹲在地上,拾起摔落在地上的相框。

那是一家三口的家庭照,看起来那么温馨,幸福。

自打父母忽然失踪,这幅照片是他便是他唯一的回忆,视若生命般珍贵、

而此刻,却被无情地丢在地上,布满被践踏过的痕迹。

他想擦拭掉上面的灰尘。

手指却被破碎的的玻璃罩,划出一道血痕,鲜血滴滴落下。

刻毒的寒光,在他的眼里闪烁。

片刻, 他小心地将相框摆好,走出庄园,拦下计程车。

“小哥,去哪里?”

“天王集团总部。”

“天王总部?”

司机略微一怔,下意识快速打量起眼前这位青年。

他的衣着并不昂贵出挑,却洁净利落。虽然没有长着那种走在街上就能引来八百米回眸的帅脸,却显得阳光清澈耐看。

浑身上下充满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气质,清冽,通透,不凡。他的过往,好像有一段耐人寻味的故事。

看罢,司机热情地说道:

“天王集团的庆功宴,一个小时前就已经开始了,据说全都是市里的牛人。。。”

司机自顾自地讲着。

青年点了点头,并未回应,旋即上车。

“看来王家这几年在鞍长市过得还不错,只是,过了今天,鞍长市再无王家。”

他心里思索着着,然后把头转向窗外,安静地欣赏着沿途的风景。

五年了,鞍长市的景色,变了。

青年名叫于江,原鞍长市于家少主。

一个半小时前,

一辆辆豪车停在天王总部楼下,各界精英名流接踵而至。

大楼的建筑风格用一个词形容,那便是气派。

在这里,马上要举行天王集团新型药物研发的庆功宴。

作为鞍长市四大家族之一的王家,格调自然是大气无比。楼内宴厅,尽显奢华,早已等候多时的记者们,疯狂地按动快门。

或是西装笔挺,面色红润事业有成的富商手持红酒,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调侃着成人世界的玩笑话。

或是衣着昂贵,休闲气息十足的公子哥携手心爱的女孩,在大堂内懒散漫步,时不时拿着一块精致的小蛋糕,俏皮地送进女孩的小嘴。

伴随着典雅的钢琴乐曲,来往宾客无不惬意,悠然。

“爸,现场一切正常,厉家刚刚送来了贺礼,霍家的人估计不会来了。宴会马上就开始了,您还没有赶回来吗?”

总部二楼办公室,青年手持电话,举止深沉优雅,身着一身高级定制西装,头发打理得一丝不乱。

王乾,天王集团总经理,鞍长市王家少主。

“乾儿,我已经在飞机上了,马上回去,不用等霍家了。宴会照常开始,就由你全权负责吧。”

电话那边,接近五十岁的中年,气质沉稳霸气,无名指上那颗价值连城的翡翠戒指,甚是夺目。

王天德,王家家主,正坐在在私人飞机上飞回鞍长。

此时的他,一脸满足。

时不时地主动跟坐在他身边那个头发和瞳孔如同蓝宝石般纯净的青年聊天,敬酒。

为了这一刻,也可以说为了他身边这个青年,他等了好久好久。

王家在鞍长市四大家族实力排名第三,即便经济实力早已到达峰值,却始终不敢招惹排行前两名的霍家和厉家。

据说,这两家隐藏着太多不为人知的秘密。

但野心勃勃的王家父子怎可能对他们俯首称臣?

几年来,王天德徐徐图谋,苦苦搜寻着超越两家的法宝,而这法宝就是现在坐在他身边,浑身散发着强大气息的青年—蓝恩。

此刻,蓝恩正在饶有兴致地通过电视观看着会场的一举一动。

“好的,您放心,我会安排好!”

沟通完毕,王乾放下电话,脸上也露出一丝让人捉摸不透的笑容。

这一刻,他同样等了好久,好久!

“王总,时间到了,我们可以开始了。”

在一旁等候多时的秘书小丽,身材曼妙,年纪不大,看上去很是精干。

“辛苦了。小丽,等庆功宴结束,你就好好休个假,陪陪家人吧。”

王乾的语气优雅,看起来那么平易近人。

“谢谢王总,在您身边做事,我觉得很快乐,很轻松,一点也不累!”

自己的领导如此关爱,小丽的心里充满了感激。

看了看手表,王乾深深地吸了口气,将领带向上扎了扎。

准备下楼前往宴会大厅。

却发现,角落里,有一捧鲜花。

这花,不大,却白的出尘,向上生长的花瓣包裹着几根黑色的花蕊,靠近,便可闻到一股别样的香味。

眼见着这捧不起眼的花,王乾原本自信阳光的脸上。

刹那间,惊恐万状。

“来人!来人!赶紧给我来人!”

他愤怒地指着那捧花,吼叫着,咆哮着。

“这些花从哪来的?”

还没走出几步的小丽,听到王乾的怒吼,吓了一跳,手中小跑回来。

“王总,这花今天一早就在您办公室里了,但这花看起来比较稀有,所以我也没敢乱动。难道,,,”

“稀有,确实稀有!”

王乾的心里咒骂着,

那一幕,如噩梦般在他脑海里缠绕,播放:

五年前,距离鞍长市数百公里外的玄山山顶,同样下起了雨,只是这雨不如今天来得温柔。

两个二十出头的青年,一前一后,步履匆匆,雨水早已浸透他们的衣服。

“江哥,看来传说是假的,这山上并没有所谓的‘世外高人’啊!”

拿着行李包的王乾,脸上略带点婴儿肥,看起来比现在还要敦厚。

“嗯,赶快下山,梦娜还在山下等着我们。”

走在前面的于江回应着,雨水在他棱角分明的脸上留下道道痕迹。

于家,鞍长市老牌四大家族之首,自打前几年父母离奇失踪,整个于家家业便落在于江身上。

本以为,于家势力会在如此重大的变故中衰退,没落甚至夭折。

没想到,那时的于江年轻有为,家族产业在他的打理下,居然稳中有进。

而当时的王家,只不过是刚刚起步的小势力。

王乾自打和于江相识,便自我扮演起跟班小弟的角色。

这次,他们不远万里,来到玄山,是为了一个叫“百家斗者”的传说。

几天下来,二人在玄山之上毫无斩获,临行前所带带的食物也所剩无几。

加上这场不期而至的大雨,他们决定赶紧下山。

“等一下!”

走在前面的于江,忽然止住了脚步,目光停留在悬崖边上一朵白花上面。

白的出尘的花瓣,向上生长,几缕黑色花蕊,在悬崖边独自开放,在雨水的拍打下,显得格外娇弱。

“江哥,这花看起来很特别啊!”

王乾对这花并不熟悉,只是感到有那么点点好奇。

但,于江心里清楚。

在“百家斗者”的传说里,有关于这花的记载。

玄山的峭壁之上,偶尔会开放或白或黑,花瓣向上生长的花朵,白色花瓣黑色花蕊,或黑色花瓣白色花蕊,具体作用不详。

只知道这花极其稀有,且只盛开在玄山的峭壁之上,看起来摇摇欲坠。

故取名“玄山坠”。

“看来这些传说并非空穴来风!”

想罢,于江探下身子,准备伸手采摘。

“江哥,小心啊!”

片刻,于江将这朵“玄山坠”摘下。

他把花递给王乾,准备拍掉身上的泥水。

“江哥,这花好香啊!梦娜嫂子一定很喜欢!”

“嗯,应该吧!”

此时于江依旧背对着王乾,继续拍打着身上的泥土,完全感觉不到来自身后的异样。

\”江哥,你走以后,我会替你照顾好嫂子,每年的今天,我王乾也会多烧点纸给你。\”

王乾的声音,陡然变得无比阴冷,如一把冰锥扎进于江的后背。

紧接着,还未等他转过身去,就感觉到一双手在自己的腰部,狠狠一推。

最后一刻,他看到王乾原本憨态可掬的脸上,只剩下残忍的邪狞。

还有那朵被他顺手丢下的雪白的“玄山坠”,飘飘荡荡伴随于江坠入山崖。。。

                           

原创文章,作者:木鱼传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tjpku.com/read/4903.html